账号注册 登陆

男人欲望人生全过程 [精华]

发布时间:2014-02-12 16:38 | 举报 打印 收藏

出娘胎记
  当我被一只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拉到这个所谓的世界时,我一点都不高兴,因为它是如此的冰冷和嘈杂,于是我大哭,同时我感觉到被众人抱来报去,被各种肉麻的称谓呼唤着。他们毫不礼貌地在我的下半身摸来摸去,还神经质地尖叫着:是个带把儿的!我又不是黄瓜,怎么会带把儿?一个我后来知道是奶奶的老太婆摆弄着我的那个把儿,语重心长道:这小子把长蛋黑,是个日后不太顾家的花枪!


我渐渐开始喜欢这个世界,也渐渐开始喜欢我的身体。自打睁眼那天,这个世界所有人对我都是笑的,我的吃喝拉撒都会引起他们的笑。当我把一泡热尿呲到那个号称是我父亲的人的脸上时,他竟然笑得不可开交,而且叫来我的母亲。母亲一边帮我擦洗一边对他说:你瞧Lilei呲的多远多高,长大了那玩意一定比你强。



撒尿也分强弱么?我对下半身那小小的一团东西开始产生巨大的兴趣,不管白天黑夜刮风下雨,我都会用它在家里绘制地图,而且,我清楚地知道它们的作者名叫Lilei。隔壁的小狗常来找我,我看见它那个东西很长,它追逐着一只花狗,我不明白为什么它非要趴在花狗的身上。


当我爸将我抱进幼儿园时,我因为看见了那个丑陋的被称作“老师”的女人而大哭,但很快我就不哭了,因为她手里拉着一个和我不一样的小孩。她头上有翠绿的蝴蝶结,身上有粉色的裙子,脸上那双黑亮的大眼睛,是那个春天我感受到的最美的东西。老师告诉我她叫HanMeimei,我拉了她的手,软而温暖,正如她的微笑。那年的春天依然寒冷,可我却觉得温暖得像沐浴在午后的阳光。


一天我被吓着了,我哭着对妈妈说:“HanMeimei蹲着撒尿,而且,她没长小鸡鸡!”


段日子,我的父母常在后半夜的炕角唧唧歪歪,第二天他们往往告诉我,他们在互相讲着有趣的故事,他们彼此聊着给我做的衣裳。幼儿园分班了,我们班里全都是和我一样站着撒尿的小孩儿。我的身边睡着的也不再是HanMeimei。


HanMeimei和我在一个小学一个班,坐在我右前方的座位。每次她穿裙子时,和她身边的那同学一样,我们的铅笔经常会掉在地上,我想看我最怕看到的地方,我不知道会看到什么,我的心跳的像鼓,但我已经欲罢不能。直到有一天,她看到我的举动,她的羞愧和我的羞愧让我们都面红耳赤,从此我的铅笔再没有掉在地上。



我的那东西开始发生变化,说不清道不明,于是我常在半夜用放大镜观察自己,一种莫名的烦恼纠缠着我,我隐约感到,它和我喜欢的那个女孩有关。



五年级那个傍晚,回家路上,HanMeimei突然问我:你喜欢我么?我不假思索地说喜欢。你就说那我们接吻吧。一切来得如此突然,我甚至没有咽下一口吐沫,当我的嘴被她堵上时,街边小店的录音机正放着一个沙哑男人唱的《一块红布》,小学时的全部记忆,都被那首歌汇集在那一刻的我的下半身,我觉得它已经变成了一株铁花,正在她温润的舌尖绽放。


那个吻一去不回,正如我童年的天真。日渐美丽的你备受坏小子的宠爱,我和你之间出现了距离。生理卫生课之后,你的身体的丝毫变化都印在我的脑海,我时常想像自己是个英雄,将堵截你的坏小子们杀个片甲不留,然后拥你入怀,像*明星那样含情脉脉地吻你。


我被坏小子们打得头破血流,而你却在那里发呆,问:Lilei你为什么拿砖头打我的男朋友?毕业前的夜晚你伤心地来找我,说发现原来是你对我最好。我惊讶而被动地和你拥抱,慌张而生涩地和你亲吻。我色胆包天的双手颤抖地伸进你的衣服下面(我想伸到你裙子下面,可我害怕那里藏着凶猛的野兽),即便这样,你仍然哭着推开了我说:原来你也是个流氓


你不在我的高中,我不在你的世界。这三年你杳无音讯,我惊讶地发现我并没有为此痛不欲生。我发奋地读书,发誓离开这个小城,高中女同学们膨胀的像出笼的馒头,脸上泛着春天的潮红,我相信远方有更美的姑娘,为此我对身边的女孩毫不在意,即便她们穿着浅白色的裙子来到我无人的家。



我突然在半夜醒来,我在梦里进入了一个女孩的身体,我清楚地想起你的样子,那个冬天的夜晚,我的泪水和我的裤裆里一样冰凉。


领取大学通知书的时候,我见到了久违的你,你的笑容像天上的彩虹,你说你和我考上了同一所大学。煞那间,我觉得一切可以从头再来,你就是远方那美丽的姑娘。


对我来说,所谓的象牙塔里其实没有象牙,有的是挑灯夜战混日子搓的象骨麻将,以及对女人无休止的渴望和意*。


教学楼的角落里,大*场的看台上,破宿舍的蚊帐内,农民的柿子林,处处上演着情窦初开的**,信誓旦旦的神话。一个模糊而危险的信号就能让男女们赤膊上阵,相互在磕磕绊绊和南辕北辙中较量得汗流浃背,血流成河。


这时,爱情是*的遮羞布,发泄是渴望的口头禅,青青校园,是一艘人见人爱的大贼船,有人自此驶入新生,有人自此完成堕落,而我像一只误入泥沼的鱼,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在混沌的日子里无耻地生长。


我们高中毕业时约定的爱情,换了个季节就失去了颜色,你未能非我不要,我未能非你不上。阳光下的日子,青梅竹马竟变得如此可笑。一个刚学了半年吉他的家伙,抱着吉他在你窗下喊上几嗓子五音不全的情歌,就让你自以为堕入了爱河,从此便热衷于放荡。


此时窗外响起你呼唤我的声音,问我晚上是否去看*,我的灵魂在那个久违的声音里蓦然回首,那个声音竟让我热泪盈眶。只有五分钟可耻经历的那个可恨的东西,像是被捧在你的手心,一瞬间便燃成了火炬棒棒糖。我怀念和你的初吻,以及那第一夜的秋凉。


我一直不明白毕业那天为何哭得如此伤心,这眼泪来的廉价,那感情涌的无聊,因为明天我和你还会相见,因为明天我和你会再续情缘。我上铺的兄弟留给我的是无穷无尽的臭屁,我爱的姑娘留给我的是无休无止的折磨。我们像是被大赦的囚徒,涕泪交零的倾诉,炙热如火的交合,都化作同病相怜的原生罪恶。当我们把学士帽扔上天空,便开始做江湖的梦,为此不惜自我放逐。


我在北方,你在南方,你说我们的日子还很长,我们读着彼此想念的信,却在别处上着别人的床。人在江湖,蛋不由己,我学会了千奇百怪的姿势,一到晚上就**瞎忙,谁知道明天会遇到什么姑娘。


我不能容忍我的夜晚如此孤独,正如我不能容忍你为何飞去南方。我抚摸了无数女人的**,我在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呼吸声中进入梦乡。梦里的你还是那天的样子,我只记得我的眼泪,如雨般打在你明媚的胸膛。一段段没头没尾的恋情,让我的世界逐渐灰白,那个叫HanMeimei的女人,是否已经穿了别人送的嫁衣裳?


母亲说明年你就三十了,快找个好女人成家吧。父亲说急什么,男人越老越抢手。他们偶尔会问起HanMeimei的事来,我只是说,我们已经分别了很久,很长。


三十这个年龄度过与否对我毫无意义,因为我仍有一颗10岁的心和一根20岁的器物,至少现在是这样。我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找着同一个HanMeimei,我不明白你我之间是否存在爱情,我的肉体和我的爱情分离的极其彻底,犹如套子和那玩意的关联。我留恋和你的每一次欢笑,每一个姿势,每一回伤心。我常想拨通你的电话,但我又不想听到你那无所谓的思量。


终于,当我刚想带一个姑娘回家时,接到了酩酊大醉的你的电话,你说你要回到我的身旁,你说你终于厌倦了流浪。我的眼泪像那个春天的雨,涌满了那条伤心的街。我说我忘不了你吻我的傍晚,我说我受不了没有你的阳光,冬天已经过去,请你飞回青山绿草的北方。


于是,我们走入婚姻的殿堂,父母的笑容,丈母娘的眼泪,同学的唏嘘,前女友的漠然,一切都进行的顺理成章。婚礼上的你我衣冠楚楚,婚纱照上的你我一脸迷茫。那个晚上我们做了很久,我问你是哪里来的人鱼,于是那个夜晚就像童话一样漫长。


黎明时传来噩耗,我们结婚时,上铺的兄弟死于布达拉宫边上的澡堂,他死在拉萨的一个姑娘身上,全身赤*,五指伸长,据说他的灵魂可以得到宽恕,因为他在*中离去的时候,双眼正仰望着那湛蓝的天堂。


好景不长,一个叫儿子的东西钻出了HanMeimei的身体,六斤七两,蛋黑把长,你说这是我们爱的结晶,我想这或许又是噩梦一场,我的父母把弄着孙子的命根,抹着眼泪说咱家从今以后子孙满堂。


我美丽苗条的HanMeimei成了宽宽胖胖的孩儿他娘,每天防着儿子在房里叮当乱撞,工作和家庭让我筋疲力尽,每天只想赖在舒服的床。这孩子聪明得像是妖精,刚学会说话就看着电视上一张大脸喊出了张朝阳。


俗话说,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我的HanMeimei却像只猛犸象,她不再保持身材,却有着更辣更久的*,每当孩子入睡,她就把俺拽向炕角,夜幕下,那是一张略带恐怖的脸庞,只是兄弟**渐萎靡,不惑之年,胯下已经不再是一杆神枪。


上帝保佑,一度皱眉的HanMeimei开始再度温柔,因为她的儿子才上小学,那玩意就长得比iphone还长。家长会上,老师说你们的儿子越来越喜欢进女厕所,我亲爱的HanMeimei便怒斥他是个文盲。她把我晾在一边,越来越关心儿子在屋里的样子,因此隔三差五才能想起来让我交出公粮。


收拾残躯,重整旗鼓,我所谓的事业突飞猛进,上班大奔,周末公羊,我剥削着500多个城市的白领民工,我买的中石油终于勃起得硬硬邦邦。我的HanMeimei说老公不错,而后把我的钱全存进了她的私人银行。办公室招来了新的小蜜,名叫Janny,前凸后撅,很像我老婆当年的长相,只是这狐狸精太过放肆,开着董事会都是一副怀春模样。我说着企业战略公司管理,可脑子里禁不住想着她的裙下春光,我像小学生那样坐立不安,我的心像和Andy的第一次那样莺飞草长。


那天傍晚外边打雷,我在办公室看着云外的夕阳,对天发誓这绝不是预谋,因为今晚还要和老婆去逛商场。Janny不知何时走了进来,说要向我汇报情况,我问为什么你还不回家,她说回了家也是一个人独守空房。古人云啥也别说了,我们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开辟了战场,奔六张的我竟然梅花三弄金枪不倒,这20岁的姑娘都说**。


镜子里我的头发仍然乌黑,可那地方的毛却变得花白,HanMeimei说显然小头比大头还要*劳,你在外边肯定是男盗女娼。过了60你就一只脚进了棺材,看哪天一条狐狸把你拉进坟场。对毛主席发誓,我只有那一次意外的疯狂,那狐狸精早已被我赶到深圳,去当了一个做假证老板的新娘。我的前列腺开始出现毛病,看见*再不会心荆荡漾。那曾经困惑的*终于莫名衰退,估计一年也弄不出**半两。


我的儿子在重复着我的故事,只是他比我当年要厉害百倍,才干工作两年就换了七八个姑娘。他娘HanMeimei说小流氓随了老流氓,我说和谐社会年轻人都在成长。儿子不愿听我们老掉牙的故事,他说这年头女人只认钱,其他的都是逢场作戏嘿咻一场。


那天夜里,我的前列腺疼得要死,我无助地望着透入窗帘的月光,我的眼泪洒在我满是皱纹的手,我的HanMeimei却打着呼噜睡在梦乡。我的事业已经让我感到乏味,工商税务天天把我折腾的神经紧张,我怀念和上铺的兄弟在街边啃煎饼的岁月,我怀念在*宿舍前哭泣的时光。那一晚我带着眼泪入睡,黑白色的梦里,一树梨花正盛开在无边的海棠上。


我老了,不可思议地老了,很多人管我叫大爷,我再也不认为是在骂人。女*在我身上绑了一个起搏器,我说能否给我下半身也装一个电香肠,小*说老大爷你色*难改,我那在轮椅上的老婆说他也就是说说装相。每一个夜晚我都怀疑明天能否醒来,每一个早晨HanMeimei都要伏在我的胸膛,他说你可不能走在我的前面,否则夜里这张床上就会太过冰凉。


我的朋友们接二连三地死去,我的儿子仍然在隔三差五地换着姑娘。那一天我看见HanMeimei银色的发,在昏黄的灯下发着晶莹的光,我突然发现我是如此爱着这个女人,我突然后悔没有把所有的激情都留给她的*。如今我只能每天抚摸着她干枯的手和银色的发,问她是否喜欢那风雨后宁静的阳光。


儿子终于有了他的合法配偶,她长得像卖人肉包子的孙二娘,HanMeimei整天在偷偷哭泣,说她心疼咱们的儿子,怎么他就取回来这么个蛮横糟糠。我倒不觉得儿子是吃错了药,那女人一定在床上特别擅长,他们的生活犹如黄钟大吕,整天把席梦思整的兵兵邦邦。


68岁的我,当了祖父。儿子告诉我,我们刚刚有了第三代。我迫不及待地赶去医院,满心欢喜地要看看他的把儿有多长,可事实却让我那么的失望,虽然她也长得像天使一样可爱。然而,这孩子却不再蛋黒把长,真的,别怪我重男轻女,那是不一样的滋味。


经常路过我家门口的那只老猫再没出现,想必是不知老死在哪个垃圾场。我连下床都变得艰难,可我亲爱的HanMeimei竟然又能下地,她说她梦见了少年时的我,拉着她跑过一片片红色的高粱。


那天她帮我洗澡,在温暖的浴缸里,她的手温柔地抚过我的身体,我惊讶地发现那个东西竟然翘起,我浑身都有要飞的轻畅。HanMeimei说你个老鬼还不正经,当心摧毁你那脆弱的心脏。我笑着答看来杨振宁也不过如此,没准我是比他还要好使的一把老枪。HanMeimei爱抚地摸着那个东西,眼角竟有了淡淡的泪光,她说如果你愿意,我们就玩儿命再干上最后一场。


那最后一次的激情险些要了我的老命,可我们的行为却遭到了儿女的强烈表扬,儿子说老爸你真了不起,都站不起来了竟还能跃马拧枪。媳妇说你们真是*楷模,应该上CCTV说一下事后感想。这疯狂的代价是在医院半年的休养,等出院时,我已经离不开手上那根难看的拐杖。我的HanMeimei问我后不后悔,我说这是我一辈子最高兴的时光,如果那一天我真的去了,我也会笑着走进满是*的天堂。


从此我们再无遗憾,我们每天拉着手,满意地坐在门口的摇椅上,门口来了新的小猫,它喜欢抱着我们的腿,舔着我们的手,扑着天空里飞舞的豆娘。


不知不觉我们的孙女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,我们家竟然已经四世同堂。已经要瞎眼的HanMeimei大声说赶紧看看那玩意儿究竟什么成色,孙女婿说是白花花的一串,有点像老头花生的怪样。HanMeimei嘟囔着说这小子不是李家人,将来很可能窝窝囊囊。我说你干吗*这一百年后的心,眼都瞎了还惦记着那玩意多黑多长。


那天我们依然在一起晒着太阳,刚会走路的重孙子向我伸出小手,我猜是他想让我帮他撒尿,就挣扎起来要把他抱上。我的眼前突然发黑,然后跟着掠起一片白光。醒来时我已经躺倒在地,孩子的温暖的尿正呲在我的脸上,我想喊我的HanMeimei,可却不忍打搅她的梦乡。


我知道这颗心脏就要停止跳动,可我宁愿如此,默默地去寻找传说中的天堂。那孩子哭着叫着,我只微笑着看着他颤巍巍的小鸡鸡,轻声说孩子别怕,老爷爷就此去了,你的路还有很长,很长……



表情

注册 | 登陆

瞧瞧那鬼样子
腕托姐夫 积分 1600
1098 阅读 4 评论 0 悬赏
关注张垣生活网新浪微博 张垣生活网官方微博

圈子达人榜

不爱花儿
苦菜阿姨 积分4939
憨甛爾吖頭
苦菜叔叔 积分4918
爱老虎油
苦菜叔叔 积分4212
小魔女月月
苦菜叔叔 积分3895
老巫婆
苦菜叔叔 积分3035

欢迎登陆 张垣生活网

关闭

| 企业(个人)用户登录

  • 验证码
还没有52zjk账号?
或使用合作网站帐号登录
QQ账号登陆 微博账号登陆